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青岛人文历史 > 正文

纸醉金迷的盛唐:红裙做帷帐为极尽想象女人们城会玩儿

类别:青岛人文历史 日期:2019-5-6 8:12:58 人气: 来源:

  盛唐的长安,是。朝廷领导的活动,声势浩大,影响深远。从到民间,人们纷起响应,花样翻新,层出不穷,令人目不暇接。

  唐朝宴会的胜地,就是曲江池畔。“曲江亭子,安、史未乱前,诸司皆列于岸浒。”曲江宴饮,大约从唐中时代已经开始,但达到鼎盛,还是盛唐之时,《唐摭言》记载到:“曲江游赏,虽云自神龙以来,然盛于开元之末。”萧嵩是唐玄开元时期的宰相,天宝元年(742),玄特别,让萧嵩的家庙搬家。原来萧嵩的家庙就在曲江畔,可是中央各个机构,都要在曲江岸边修建宴饮场所,萧嵩的家庙就成了问题。于是,萧嵩为了给“举国胜游”腾地方,愿意改迁家庙,玄也决定国家承担改建工作。

  百花百宴同时盛开,曲江岸边,立刻成为长安的焦点所在。在林林总总的宴会里,杏园宴可能是最引人注意的。杏园在曲江的西边,在唐朝,因为是新进士宴会的场所而引人注意。根据李肇《国史补》的说法,杏林宴会本来是落第举子的会餐,一餐之后,告别晦气。后来中举的进士也来这里女人面部痣相图宴会,落第的人就再也不来了。杏园宴会的菜品特别讲究,“四海之内,水陆之珍,靡不毕备”。据说,有一个叫作“进士团”的组织,专门负责杏园宴会,今天的宴会结束,就开始准备明年的宴会,一年就一次宴会,这其中的利润该有多高。杏园宴也称“关宴”,是新进士一系列宴会中最重要的一个。听说,到时候也会来到附近的紫云楼,“垂帘观焉”。不仅如此,长安的大人物们,“公卿家率以其日拣选东床,车马阗塞,莫可殚述”,长安为此万人空巷。

  春天是盛唐长安的高峰季节,积攒了一个冬天的,就等着春天。正月的下半月,急不可待的人们已经尝试出发了。《开元天宝遗事》记载:“都人士女,每至正月半后,各乘车跨马,供帐于园圃或郊野中,为探春之宴。”探春,是探访春天的消息?终于等到春暖花开了,色彩艳丽的人们也开始绽放。“长安贵家子弟,每至春时,游宴供帐于园圃中,随行载以油幕,或遇阴雨,以幕覆之,尽欢而归。”油幕,是用可以遮挡风雨的材料制成的,即使风雨,也不能影响长安人的兴致。

  更浪漫的工具是“裙幄”:“长安士女游春野步,遇名花则设席藉草,以红裙递相插挂以为宴幄,其奢逸如此也。”用红裙作帐遮挡他人的目光,十分具有想象力。长安的春天,是一个彻底的纸醉金迷的世界。

  就这样,其中的长安人,在醉生梦死中等来了安史之乱,“渔阳鼙地来,惊破霓裳羽衣曲”。曲未终,人已散,霓裳羽衣曲,仅仅是唐玄和杨贵妃的吗?长安还有唐朝,后来的,点点滴滴,不都是此前的累积吗?

   文章来源于850游戏博贝棋牌

0
0
0
0
0
0
0
0
下一篇:没有资料

网友评论 ()条 查看

姓名: 验证码: 看不清楚,换一个

推荐文章更多

热门图文更多

最新文章更多

关于联系我们 - 广告服务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版权声明 - 人才招聘 - 帮助

合作伙伴:

CopyRight 2002-2012 青岛网-青岛生活信息网 技术支持 FXT All Rights Reserved

bracelet pour femme